我乐家居因“夫妻店”高管离频繁?库存高企营收降速 - 行业关注 - 恒彩88娱乐平台网

家装第一股东易日盛,进军长租业务一年后哑火了?

家居品牌进驻商场,真的能获得销售佳绩吗?

我乐家居因“夫妻店”高管离频繁?库存高企营收降速

2019-07-10

中国经营网

浏览数:2059

分享到: 0

导读 :日前,我乐家居披露,曾从事运营工作的副总经理张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而这已经是近半年来第三位副总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

我乐家居因“夫妻店”高管离频繁?库存高企营收降速

随着又一辞呈上表,南京我乐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我乐家居”)的“离职风”再度吹起。日前,我乐家居披露,曾从事运营工作的副总经理张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而这已经是近半年来第三位副总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

据了解,此前7个月内,从我乐家居辞职的高管还有分管会计工作的副总经理刘贵生、分管品牌和市场工作的副总经理沈阳,以及董事会秘书张华。这些高管任期最长者不足3年,最短的仅有40天。“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可能想照顾家庭,有的可能觉得自己的职业规划跟预期不是很匹配。”

我乐家居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承,上述离职人员任职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具体做事情的核心骨干并没有发生变化。此外,人事变动背后,我乐家居的财务数据相比从前也不甚理想。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我乐家居实现营收10.8亿元,同比上升18.26%,而在2017年,这一增速则为35.32%。与此同时,公司整体橱柜和全屋定制库存量分别上升69.27%、121.30%。


离任高管非核心人员?

6月18日,我乐家居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副总经理张祺提交的书面辞呈,张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该辞呈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因个人原因”,同样的高管离职,同样的“挂印封金”,已经在我乐家居上演了不止一次。

5月27日,我乐家居董事会秘书张华提交辞呈,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我乐家居方面表示,董事会秘书职位空缺期间,指定董事兼副总经理徐涛代为行使董事会秘书职责。而在张华之前的董秘张宪华,则是于2018年4月因工作调整而辞职。也就是说,我乐家居上市两年就更换了三个董秘。5月6日,我乐家居副总经理刘贵生提交书面辞呈,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2018年12月3日,副总经理沈阳提交书面辞呈,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至此,7个月时间内先后已经有4位高管挂冠而去。“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可能想照顾家庭,有的可能觉得自己的职业规划跟预期不是很匹配。”我乐家居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几个人来公司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具体做事情的核心骨干人员并没有变化。言外之意,上述离职的4位高管并未担任公司核心岗位。

随后,记者查阅我乐家居此前数度披露的相关公告发现,张祺曾先后任职美的制冷家电集团洗衣事业部区域中心总经理、合肥三洋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营运总监等,2016年9月任我乐家居副总经理,在位时间不足3年;刘贵生曾任上海锐力有限公司全国财务经理、麦考林企业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等,2017年10月任我乐家居副总经理,主管会计工作,在位时间不足2年;沈阳则曾任亚胜(中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华彬快消品集团市场总监、探路者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品牌副总裁,2018年10月任我乐家居副总经理,在位时间不足40天。

我乐家居因“夫妻店”高管离频繁?库存高企营收降速

2017年、2018年年报显示,我乐家居在该报告期内均设4名副总经理,此次去任3位,且涉及运营、财务、品牌三个领域。对此,坊间争议,如果这样都说离职高管非核心人员,那公司的人才结构或许存在问题。一位接近我乐家居的内部人士向记者直言,家居定制行业竞争压力与工作压力大,外来的管理团队是否能与我乐家居固有的管理团队融合进去是个问题。

同时,由于股权过于向创始团队集中,且相较工作强度,我乐家居高管的薪资在市场上似乎并不具备竞争力。据悉,股权高度集中的问题是“夫妻店”的通病。我乐家居2017年招股书显示,公司创始人缪妍缇直接持有公司86.02%的股份,其丈夫汪春俊担任公司总经理并通过瑞起投资与开盛投资分别控制公司4.88%和4.12%的股份。

也就是说,本次发行前,缪妍缇与汪春俊夫妇合计控制公司95.02%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行后缪妍缇与汪春俊合计持股比例降至71.27%,依然为实际控制人。另外,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我乐家居仅在本公司领取报酬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等高级管理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别为年薪48.75万元、62.67万元。

而被我乐家居视为竞争对手的欧派家居、尚品宅配、索菲亚,在2018年开出的高级管理人员平均工资分别为年薪146.88万元、108.59万元、102.91万元。


库存高企营收降速

事实上,我乐家居也曾为留住人才而煞费苦心。2017年,我乐家居抛出一份股权激励计划表示,2016年营业收入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基数,只要公司满足2017、2018、2019年三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率分别达到30%、69%和119.7%,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年度的限制性股票便可解除限售。

遗憾的是,在股权激励的第一年,我乐家居业绩就未达到考核要求,2017年股权激励计划也随之叫停。6月20日,我乐家居披露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关于回购注销事宜的法律意见时再度确认,因激励计划将难以达到预期激励目的,将对全部激励对象共  119 人的股份进行回购注销。另一方面,2017年业绩未达到考核要求的同时,我乐家居的营收似乎也愈渐收窄。

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18.26%,而2017年的营业收入增速为35.32%。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与2016年6.76亿元的营业收入相比,2018年的增长幅度为60.02%,但低于2017年股权激励计划所预期的69%。按照2018年年报数据,营业收入收窄的原因主要在于当年销售费用提升。据悉,由于当年销售队伍扩充、完成南京直营渠道的开拓和布局、直营店铺数量增多租赁费用上升等原因,带来了同比25.31%的销售费用增加。

前述接近我乐家居的内部人士表示,其实早前南京和上海两个市场一直走的是经销商渠道,我乐家居的收入结算也是以给经销商的“批发价”为主。随着近两年直营渠道开拓,南京和上海等地被划归直营渠道范畴,我乐家居的相关收入结算便体现为对接终端市场的“零售价”。拿掉了经销商这一中间环节后,2018年的营业收入自然变大,但相继而来的销售管理、店铺租赁等费用上升,也成为掣肘营收发展的因素之一。

不过,2018年经销商渠道实现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重79.12%,仍然是我乐家居的主要销售方式。我乐家居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上海、南京、无锡等重点城市打造的是公司内部特区式管理,以直营为主,二三线及其以外的城市以经销商为主。

尽管销售渠道不断扩张,但随着我乐家居2018年月均3.2万单定制衣柜订单、8000单橱柜订单的产能释放,公司库存正处于急剧堆高状态。2018年年报显示,我乐家居整体橱柜和全屋定制产品销售量分别增加1.75%、143.89%,同时库存量分别堆高到69.27%、121.30%,其中,整体橱柜的毛利率比上年减少了2.56个百分点。

对此,业内分析人士担忧,随着我乐家居产能进一步释放,后续对口市场能否完全消化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广告图片
责任编辑:芳琴
推荐阅读
  • 推荐品牌
  • 市场行情
  • 评测导购
  • 专家视点
  • 家居学院
广告图片 广告
广告图片 广告
视频·专访 更多
  • 专访雅兰床垫总经理李四清:专注品质打造优质床垫!

  • 专访联塑集团品牌管理中心总监冼炳淳:整合行业资源,实现平台共享!

  • 专访红星美凯龙四川省营发中心总经理张勤:红星美凯龙将赋予川派家居更多可能

  • 实力板企伍福春木业:强势进军定制家居产业,打造行业无醛新“净”界!

广告图片 广告
footer